“温飞卿之词,句秀也。韦端己之词,骨秀也。李重光之词,神秀也。”1王国维先生于《人间词话》书中如是说。“句秀”言温庭筠辞藻之华美;“骨秀”言韦庄词作用词简洁,结构分明;“神秀”言李煜词作深挚的情感直指人心。周济在《介存斋论词杂著》中也曾及“毛嫱、西施,天下美妇人也,严妆佳,淡妆亦佳,粗服乱头,不掩国色。飞卿,严妆也;端己,淡妆也;后主,则粗服乱头矣。”虽然温庭筠与韦庄同为花间词派的代表人物,但二人在作品风格上不尽相同。温词华美,韦词尤显清丽;温词客观委婉,韦词主观畅达。2 
  一、朝代更替带来的心灵动荡 
  韦庄和李煜生活在不同的时代背景中,不同的个人经历和所感受到的不同的生命体验,造成了二人创作上的差别。 
  韦庄,字端己,杜陵人。生于名门望族的他,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但早年却屡试不第,直到年近6才终于应试及第,任校书郎。乾宁四年( 897) ,奉诏入蜀得以结识王建。后韦庄由于唐末战乱而入蜀,于天复元年( 91) 被王建聘为掌书记,后官至吏部侍郎平章事。韦庄虽早年坎坷,但入蜀 1 年,仕途平顺,晚年地位尊贵,生活安逸。基于因战乱由唐入蜀的特殊经历,有人将其作品分为仕唐时期与仕蜀时期,思乡词多作于仕蜀时期。 
  李煜初名从嘉,字重光,号钟隐,是南唐的最后一位国主,史称南唐后主。他精书法,善绘画,通音律,诗和文均有一定造诣,尤以词的成就最高。李煜继位时南唐国势衰微,已经成为宋的属国,他在位15年,穷奢极欲、挥霍无度,虽才华横溢,但生性懦弱仁厚,终致南唐灭亡。作为由南唐入宋的词人,有人将其创作作品分为前后两期,以追忆故国、抒发离愁别恨为主内容的怀国词为后期作品,词中充满了国破家亡后的自责与绝望。 
  韦庄、李煜两位词人都经历了朝代更迭带来的心灵动荡,家国不再的悲哀之感是共通的,从这一点来看,他们的词作应该是相同的悲凉情绪。事实上,在共通的悲哀之下,二者对于悲哀有着不同层次的阐发。 
  年届六十终于应试及第的韦庄,他的人生理想大部分是在入蜀之后实现的。因而对与家乡的思念与伤感仅仅是他较为完满的人生中的些许遗憾、些许感伤。“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菩萨蛮》) 这首词看似是劝游人在美丽的江南长久驻足,实则把对家乡的思念之情委婉深曲的隐匿其中。狐死首丘、落叶归根是中国传统的观念。韦庄此时功成名就,却没有归家,这种感伤是不言而喻的。他以淡淡的笔墨传达出了别致深切的思家情怀。李煜,作为家国系于一身的国君,以俘虏的身份入宋,一代帝王转眼成为阶下囚。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虞美人》)写尽了时移世易的感伤。于李煜而言,南唐的灭亡让他失去的不仅是家,更是整个天下。在某种程度上,李煜不仅承受着一般人历经战乱而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痛苦,更承受着社稷大业葬送于自己手中的悔恨与自责。“独自莫凭阑,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浪淘沙》)没有华丽的语言和比兴的手法,他将自身所经历的那段国破家亡的惨痛遭遇化为一种广泛意义上的存在,将这份共通的悲哀上升到通向对宇宙人生悲剧性的体验与审视。 
  二、主观情感的直接表达 
  以温庭筠为代表的花间词派,其词作是较为客观的,作者的主观情感在词作中并未有明确的传达,这主是与词当时的功用有关。借诗作、词作以言志的方式并没有被广泛采纳。词被用于歌舞酒宴间演唱的唱词,因而不需具有任何“言志”的因素。但到韦庄的词作中,他的主观情感得到了表达,抒情主人公形象被明确化,或为男性形象,或托女性口吻言之。如《清平乐》 
  春愁南陌,故国音书隔。细雨霏霏梨花白,燕拂画帘金额。   尽日相望王孙,尘满衣上泪痕。谁向桥边吹笛? 驻马西望销魂。 
  词人暮年的这一首作品,以寥寥数语勾勒出一个思乡游子的形象。“细雨霏霏梨花白,燕拂画帘金额”阳春三月,细雨霏霏,梨花盛放,如此美景却难掩作者对家乡的思念之情。“春愁”、“泪痕”、“销魂”无一不是游子因“故国”而漂泊颠沛的写照。“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于是“行子肠断,百感凄恻”。3从这一点来看,韦庄与江淹之感是共通的,与所有别离家乡的行子是共通的。但是韦庄的这种情,更加深挚。“销魂”语有双关4,一因驻马西望,二因离别桥边那似曾相识的笛声。如此,一位尘满面,泪满裳的游子形象呼之欲出。 
  又如《菩萨蛮》洛阳城里春光好,洛阳才子他乡老。柳暗魏王堤,此时心转迷。 桃花春水绿,水上鸳鸯浴。凝恨对残晖,忆君君不知。 
  显然,在这首词中作者是以女性的口吻来述说思念。首二句即点明词人所怀念的地点——洛阳。“中和癸卯春三月,洛阳城外花如雪”(《秦妇吟》)足可见洛阳如画般的美景。洛阳城内风光依旧,但词人只能靠回忆来思念如今已是后梁的洛阳了。全词描写了女主人公对“洛阳才子”的思念之情,尽管“洛阳城里春光好”,可是“洛阳才子”却还是终老他乡,无法归来。下片将不变的美景与如今分隔两地的二人相对照,孤独凄楚之感倍增。所以满心的悲恨与思念也只得与“残晖”为伴,身处异地的“才子”对此从未知晓。从这两首词中不难发现韦庄词作对于情感表达的真挚深切,那似娓娓道来的篇章句法有着强大的感发力量与深远的韵味。 
  三、结语 
  通过对以上作品的分析,韦庄的词作是通过对外部事物的描写与对比来反衬其对故乡的思念之情。李煜的词作则通过梦境与现实的对比来抒发自己的亡国之恨,表达对故国山河的深切怀念之情。二者以直抒胸臆的,不矫揉造作的富于感情的文字,深切地表达出对家国的思念之情,以其强大的感召力感染着每一位读者。同时,透过韦庄、李煜两位作家的作品,其思想情感表达的主观性、独特性又表现出词这一文体的发展与转变。可以说,韦庄、李煜二人为词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注释 
  1(清)王国维《人间词话》,万卷出版公司,28版,第16页. 
  2(清)王国维《人间词话》,万卷出版公司,28版,第17页. 
  3朱东润 《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上编第二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2版,第24页. 
  4聂安福《韦庄集笺注》,上海古籍出版社,22版,第49页. 
  参考文献 
  1蔡厚示 黄拔荆  南唐二主暨冯延巳词传M 吉林人民出版社 2年版. 
  2朱东润 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上编第二册M上海古籍出版社 22版. 
  3聂安福 韦庄集笺注 M 上海古籍出版社 22版. 
  4无名氏(宋) 王仲文辑  南唐二主词校订M 中华书局27版. 
  5叶嘉莹  唐宋词十七讲M  北京大学出版社  27版. 
  6王国维  人间词话 M 万卷出版公司 28年版. 
  7孙克强 唐宋人词话M 南开大学出版社 212版.